首页 > 言情小说 > 求饶 > 生病(一)

生病(一)(第1/2 页)

目录
最新言情小说小说: 今天想见你废墟杀死我的温柔脑洞性癖小合集爆炒青豆( NPH)春华旧事录明珠(1v1)h寒宫炬梦(帝后 1v1)章台柳(1v1 高H 娱乐圈)凤首琴贩卖心动(表兄妹1V1)捡到一头恶龙翡翠花园婚介所男神被快穿拆坏了毁灭吧,累了朕成了霸总带球跑的白月光(古穿今)[综漫同人]白月光皆是我马甲快穿之谈个恋爱好了绿茶小师弟好骚啊(穿越)我以为我是绿茶小作精

闻淮现在是真的拿不准韩峤在想什么,他轻舒出一口气,看着韩峤脱了外套,挽起袖子,指了一下地板。

闻淮走过去,跪下来。

韩峤弯腰,右手用力掐着他的下巴,用力大到仿佛要将骨头生生捏碎。闻淮有些痛苦地皱起眉,努力睁开眼看着施暴的男人。

昨天他因为猝不及防的重逢感到震惊,其实没怎么看过韩峤,此时才终于能认真地盯着他,像是要把这五年里男人的所有变化都死死地记住,刻在心里。

韩峤放开捏住他下巴的手,冷冷地将视线下瞥,手指轻柔地抚上他红肿凄惨的脸,一直滑到耳后。

闻淮睫毛轻颤,呼吸急促,牙齿死死地咬在一起--韩峤的另一只手用力按拧着胸前的伤,他几乎要以为男人会将那块皮肉彻底撕下来。

耳后的手一紧,托着闻淮的后颈将他往上扯,闻淮只能顺着他的力道扬起头,膝盖抬高,凑近韩峤。

如果是以前,这样的距离,这样的姿势,韩峤肯定会亲他一下,不管亲哪里,带着柔意的吻总会落下来。但现在,闻淮感受到他的另一只手离开前胸,覆上了自己的脖子。

那双大手毫不费力地握着他脆弱的脖颈,呼吸变得困难,闻淮眼眶发紧,轻轻挣动起来,抓着韩峤的手,无力地向外拽动。

韩峤松了力道,将他扔在地上。狠厉的声音像是恨极,恨不得将他生吞入腹、千刀万剐:“有时候……我真想杀了你。”

闻淮半趴在地上咳嗽,掩藏住眼角的飞红,喃喃地说:“哥要真不想我活了,千万别自己动手。”

这句话里的黯淡和某种意味不明的决心太重,闻淮没看韩峤,自然也没发现对方猛然收缩的瞳孔。

韩峤将心里暴虐的恶魔压下去,沉声道:“穿好衣服。”

闻淮像个提线木偶似的爬起身,茫然地走进卧室,从衣柜中拽出几件衣服。深秋季节,最近降温冷得厉害,他又扯了件厚外套,然后便坐在地上出神。

像是想了很多,又像是什么也没想,目光落在地面,他伸手遮挡住一片,那块失去光线,便比周围暗了一点。闻淮的手来来回回,不知疲倦似的玩着这个幼稚的游戏。

“你想让我等多久?”韩峤的声音突然响起,他惊慌地看过去,手都忘了收回。

“对不起。”闻淮站起来,“我穿好了。”

外套连着帽子,厚厚软软的堆在闻淮脖子的位置,显得脸过分地小。韩峤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章节报错(免登录)
目录
推荐阅读: 求饶英文 求饶的饶什么意思 求饶的儿媳 求饶近义词 求饶是什么意思 求饶小说 求饶沐清雨

相关推荐: 高干之不清不楚  快穿直播睡男神(NP)  四“室”同堂  逐步陷入深渊的我  宾的性半生  乱伦是逼出来的 

返回顶部